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公 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红尘里】遥祭红尘里·故人   
木下 发表于 2010-9-10 1:42:00

恩,第二篇。还是白茶中心。还是胡扯。

========================================= 

七月底,全国范围的一片酷热。
 B城当然也不例外,温度直飚上39,蓝色橙色高温预警发了好几次。
 白茶躺在地板上,觉得自己要被热熟了。
 学校倒是早就放了假,温度刚刚起来的时候柳条就和几个他要好的盆友死出去避暑了,背着大包小包临走了才觉得让哥哥一个在家好像是有那么点不太合适,于是啊哈哈哈的把哥哥推到楼道那头,“托付”给了陆老板。当事人还来不及反对,自家门已经‘咔嗒’一声,落了锁。
 连件换洗衣服都没让他拿。
 白茶翻了个身,趴在地板上,背上衣服已经被汗湿透,让空气一侵,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凉的意思。陆老板家里当然是有空调的,不过白茶不喜欢开,总觉得空调这个东西吹着特别的寒气森森,从骨子里都不舒服。
 就这么趴着,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是水,腰背让陆莫柯家的青条石片地板给咯得生疼。
 坐着发了会呆,扶着一边的柱子还是什么的东西站起来,摇摇晃晃往浴室去。
 在他家住的时候也不算少了,房间啊东西的摆设都很熟悉,洗澡过程倒也顺利,只是洗完出来,愣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都汗湿的跟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了,那这洗完了,穿什么呢?
 纠结挣扎了一阵,终于还是伸手拿了挂在浴室外头的那件疑似属于陆莫柯的白衬衫。
 平时看着也许没有这么大差距,但衣服上身这身材问题就瞬间明显了,肩膀垮得不行不说,下摆,袖口,都长得过分了。
 盯着雾蒙蒙的镜子里的自己,白茶郁闷,然后决定从今天开始喝牛奶。
 走到中军帐,犹豫了一下没敢直接往那鎏金王座里坐下去,看看王座底下铺着的兽皮好像挺柔软,就依着王座的扶手,半趴半倚地坐下。
 然后突然听见外面咔嚓一声门响。白茶坐着没动,只抬眼瞥过去。
 “你回来啦。”
 陆莫柯扯着领带走进来,听见白茶说话一抬头,然后动作猛的定住。
 白茶穿着他的衬衫,略长的发梢滴着水,落的衬衫上,湿了的布料那完全就是半透明,这还不够,小孩还半倚半躺,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模样有多么的……引人犯罪。
 陆莫柯突然觉得更热了。
 低头使劲咳嗽两声,陆莫柯清了清嗓才敢开口,“怎么在这坐着,困了去屋里睡去。”
 “热,睡得不安稳。”白茶翻了个身,往上挪了挪,脑袋躺进王座里面,腰让扶手撑着,弓起来,衬衫让这个动作一扯,直接拉短到大腿根。
 陆莫柯愣一下,扭头冲进浴室。
 冷水猛冲了一阵,陆莫柯盯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看,一双深邃的琥珀色眼,浓浓的都是不能启齿的欲望色彩。
 把额头抵在凉的镜面上,陆莫柯苦笑。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柳条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喂……!
 
 白茶拿眼角斜睨着浴室的方向,听见水声濯濯。
 挺腰坐起身,托着腮盯着那看。
 突然就一笑,薄薄的唇角勾着,齿间吐出来两个字:
 “没种。”
 
 要说住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两个人之间不擦出点火花啊什么的,实在是骗鬼也骗不到的。
 但是白茶和陆老板之间,永远是隔水看花,谁也不往前走那一步,却也谁也不肯抽手后退。
 “就僵着呗,他们俩乐意。”青淮往嘴里塞一粒葡萄,嚼了几下还是觉得就算是马奶子这皮也不好吃,就低头就着桌子边吐掉。反正家主陆老板又不在,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在,也阻止不了他青小淮大人的嘴。
 “我怎么觉得他们俩没什么呢?”李羽昭很有在人家家做客看家的自觉,非常贤惠的顺手给把葡萄皮收垃圾盘子里。
 “你还觉得柳条是攻呢。”青淮嗤嗤的笑,葡萄估计是吃够了,叼在两片嘴唇之间拿舌头推来推去,动作各种少儿不宜。
 “我就是觉得他们心里都还有别的谁嘛……柳条是受!”小昭表示生气了,把盘子往桌上一放,坐一边吃自己的。
 虎子单枪匹马干掉了一整串,抹抹嘴正想发表自己意见,一边石柱上放着的电话响了起来。
 “接电话去。”青淮踹了虎子一脚。
 “……QAQ为什么是我……”虎子泪目。
 
 电话是白茶打过来的,听见虎子接电话他愣了一下。
 “哦没什么,就是说一声,今儿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他说话的时候坐他对面的男人一直单手托腮盯着玻璃桌面发呆。白茶收了线回来正看见他伸着一个手指头在白瓷咖啡杯杯沿上戳着。
 “……你这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新毛病。”白茶挑眉。
 “啊……?哦……没多久,也就最近才培养起来的。”那人咧嘴乐,眼梢微弯,一口白牙。
 “……没夸你。”一瞬间无语,然后突然觉得好笑,白茶捏着吸管搅拌面前的柳橙汁。
 面前这人,半年前还跟自己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大半夜爬天台顶上拼酒,喝多了冲着月亮大嚎:老子是总受!
 眼下已经隔了一张桌子,他喝咖啡,自己喝橙汁。
 说不觉得别扭不觉得失落是骗人的。
 “……逸飞,你……这半年去哪了?”白茶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陈逸飞愣了一下,唇角弯了弯,呐呐的。“没啊……没去哪啊……就在那呢啊……”
 恩……也是,只是我找不到你了而已。
 这话白茶没说出来,低头喝橙汁,他不喜欢甜味,所以这杯专门请老板调得微酸,可现在进到嘴里,却有些涩了。
 “你了……?”陈逸飞问白茶。
 “我也就在那呢……我们都没动地儿。”白茶说。
 这家水吧并不大,空调却给的很足,他们的位置在风口,不时咔哒一声响,嗡嗡地往外吹冷风。
 白茶轻轻的哆嗦了一下,双手拢在橙汁的玻璃杯上。
 竟然不觉的凉。

“你过的怎么样……?”这句话是逸飞说的,却好像,是同时问了两个人一样。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