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公 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2010.09.09   
木下 发表于 2010-9-9 23:36:00

你爱他么?爱的话,就跟他走吧。

小昭也许没有察觉,他很少和我谈论某个我并不熟识的人,而且还是使用陈述的句式。
原本是相对而坐吃着同一锅的饭食,却突然觉得,只能低下头去。
搭不上话。

不过这样也好,有人喜欢你,我应该高兴。
这样想着,于是笑意绽在唇边,很灿烂。

一个人回去宿舍的路上,和阿飞说:我很难受。
因为那些细密的微小的独占心思。

有人问我:对于我,喜欢得起来吗?
反问:你喜欢我么?

如果你喜欢我,我就跟你走。

于是事情也许就这样定了下来,或许仓促,或许冲动。
但是并不觉得不合适,一个人的太过孤单的话,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跟他走,也许,就能够忘记。
忘记那些不快乐的过往。

柳条说:不用担心哥哥你被他欺负,你的气势那么强。
轻轻的笑。
是么?
可是我的傻弟弟啊……那个曾经说着害怕我的人,不是已经这么轻易的,杀了我么?

因为你在意他啊。

恩,所以我输。
所以我……就这样吧。

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新生陆陆续续的报名,家长陪伴着,超市里日用被抢断货。
悠哉哉在在人群中路过,只去拿了一只糖果,然后又放回去。
听见熟悉的北方语言,微笑着。

在离去的前一刻,和某人说:我还是喜欢你的。
许久许久没有回音,敲了问号过去,对方一副‘啊不好意思’的表情说:刚刚在弄手机。
于是话题被带过,再没有提起。
其实他看到了也好,没看到也好,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止于此。
嗨兄弟。
再见兄弟。

柳条说,他很感动。
因为我说,此生只他一个弟弟。
轻轻的笑,心情……却有些复杂。
他的确是唯一,玩扮演这么久,唯一的一个血缘兄弟。
所以宠他,在意他,重视他。
却也害怕。
这不同,和害怕情人分手的害怕不同。
也许和并非独生子有关吧,这样的感觉,无法说清楚。
还记得曾经和谁说过:全世界都可以背叛我,我都不会在意,但只有他不可以,因为他是我弟弟。

所以其实,也蛮辛苦的吧,条儿,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摸摸头

和某人说了,12点的时候会去睡,看看时间,似乎已经超过了,嘘,我们不要告诉他,好么?
我马上就去睡,马上。
恩,晚安。

大家都好梦。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