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公 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2010.09.05   
木下 发表于 2010-9-5 20:51:00

本打算把日记执笔手写,却被钢笔为难。于是只好, 还是敲击键盘。

似乎已经许久没有写过日记这种东西,那个装帧豪华的真皮日记本上的日期还停留在07年夏天。
此去经年,纵有良辰美景,业已物是而人非。

两日旅途,从家乡前往帝都,再折返。签名上开玩笑般写了:去国离乡者。
修斯莱看到,问一句:你这是要出国了?
答:是啊是啊。

别燕郡,赴楚地。可不就是‘出国’了么?

从未如此的思慕家乡,也许破败落后,但总觉得,这里,才是我永恒的安身立命之所。
友人说:当人在外面遭受了不如意之事,自然会想起归反家乡,因为在这里,你是安全的。
……是真的如此吧。

两月的时间,尚不足一季,这人心种种,世间种种,却似乎都已改换了一番面貌般。到如今孑然独立,回首处阑珊灯火,寥无人迹,顷刻间仿佛看见东街那条古巷,时光到此停滞,又似乎更快速的流逝而且了,那白小袖青布裙的女子的残像,浓黑的一双眼。
不知为何,每每想到人生,总会看见这场景。

诗中写: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容若却说:故人心易变。
似乎都对,又似乎,都错。此中禅意若能参透,吾家恐怕就可与那燃灯上者促膝一谈了吧?
说到这里,想起来我的小慈悲。
火车穿过山洞的刹那,眼前晃过洞壁上镌刻的‘观音岩’三字,然后就突然想到了他。
也许……关于他的文字,我可以写的完。
那眼观世间诸般伤悲,心怀万物,却坠入魔道的童子。

小昭的车是近黄昏之时才到的,挽着头发,肩背手提的。
猛然间一眼看到,恍惚间,觉得她不见了眉毛。
总听人说,无眉的面相,凶且厉。可是却觉得,没有眉毛的女子,眼稍的形状,总有几分悲戚清泠。
好像有话要说,却又知道说了亦无用,所以咬住了唇……那般幽幽而微凉的眼。
无眉的女子,若是寻得了那画眉之人,便不会……再这样让人心悸心疼了……吧?

修饰了指甲,红底白花,亮油一过,那花在眼前盛放了开来,雪白梨瓣,竟然刹那间变作了一树灼灼桃夭,红的刺眼。
盯着自己的手,一时觉得,似乎有什么妖鬼魂灵,从那甲上仰着头站起身,细声地嘶叫,在耳畔炸了开来。
耳膜疼痛。

锁骨上刻印了花与蔓,青绿微蓝,仍是不满足,想要在整个肩背铺满图案,即便是细碎的痕,在蝶骨之间交织而过,那样的仿若着魔般的,痴迷于这样的场景。
有些人说刺青会上瘾,一旦开始,便很难抽脱而出。
如同毒。

想要活下去。
所以选择假装并不知情,听到这些那些的话时,垂头微笑,应:哦,是这样啊。
太聪明的人总活不长久,所以宁可装傻,虽然心底还是会刺痛阵阵,不过若这谎言说得久了,也许连自己都能哄骗过去。
谁人说他已不再和谁人联系,谁人说谁和谁的婚姻,这些事情,我怎么可能看不透?
所以有些时候,真的宁愿自己是个盲子,聋子,是哑的,是傻的,兴许若如此,这心这脏腑,就不会这般的疼痛难平。

伯牙子期之会,千百载只此一双,求不得,羡不得。
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求不得。

端州的砚,绩溪的墨,宣城的纸,吴兴的笔,勾画不出你的眉目。
定窑的瓷,花梨的椅,扬子的水,福鼎的茶,留不住你且座一品。

……罢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